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萌妻占夫有道 > 第195章 大结局!新文蚀骨疼爱求收!

第195章 大结局!新文蚀骨疼爱求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到了两天后的晚上,慕悠然晚饭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碗筷,皇浦荣少见她没吃多少,出声问了一句,“吃饱了?”       慕悠然点了点头,“嗯,饱了。”       一旁的荣锦看了看皇浦荣少,“那么大的人了,吃没吃饱人家还能不知道?用得着那么在意么?”       皇浦荣少黑着脸,冷冷的说了一句,“羡慕的话就自己去找个心疼你的男人。”       慕悠然憋着笑,扫了一眼荣锦,见她红着小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哥,我是你妹妹,有你这样的么?”       “你今天晚上哪儿也不许去,就在家里老老实实地呆着听见没有?”       荣锦点了点头,“行,反正我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呆着就呆着呗。”       见她点头答应,慕悠然有些纳闷,看了一眼皇浦荣少并没有开口,荣锦真的会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       皇浦荣少放下碗筷,看了一眼慕悠然,“走吧。”       慕悠然点了点头跟着他一同走了出去,闫震已经等在外面,见他们出来立即为他们打开了车门,皇浦荣少拿出放在副驾驶上的包,递给了慕悠然,“这个拿上。”       慕悠然接过他给的包包,用手掂量掂量,“武器?”       “防身的东西,拿着吧。”皇浦荣少拉开车门让她先坐了上去,随后自己也跟着坐了上去。       闫震抬头从镜子里看了看皇浦荣少,“去海水湾?”       “安排好了,就出发。”       “是。”闫震应了一声便朝着海水湾开去,一路上慕悠然都没开口,她在想如果那个人真的是钟燕,皇浦荣少打算怎么处理?       皇浦荣少见慕悠然不吭声,出声问了一句,“在想什么?”       “没什么,就是在想如果那个魔域真的是钟燕,你打算如何解决?”       “既然还没发生,又何必去想?”       慕悠然点了点头没在吭声,想想也对,既然还没发生又何必多想?       另外一边的海水湾别墅里,百里莫看着女儿百合,“今天就是我们要报仇的日子,一会儿见到安雄,不许给我心软,想想他是怎么对你的,知不知道?”       百合手指紧握,脸上除了阴霾还是阴霾,“他对我的伤害,我永远都不会忘,更不会心软,所以你不必担心。”       “好,只要你能狠下心来就好,不过爸爸想问你,到底是谁救了你,又是怎么给你传递的消息?”       百合回想起在拘留所的日子,眉头紧拧在一起,“我并不知道对方是谁叫什么,就是有人给了我一张纸条,让我按照上面的方法做,然后我就做了。”       “也就是说,对方让你来这个别墅,她却没有出现?”       “是,除了一个叫阿明的人,我谁都没见过。”       百里莫想了想,“或许今天就能见到了。”       百合点了下头,“也许吧,不过不知道她想要谁的命?”       “不管她要谁的命,我们只要记住我们想要的是安雄的命就可以了。”对百里莫来说,他最恨的就是安雄,至于别人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几分钟后,那个叫阿明的走了进来,“百里先生,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也该走了。”       百里莫点了点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百合,一会儿跟紧了爸爸,如果有什么意外,保护好你自己。”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爸爸也要小心。”       说着几个人一同走了出去,车上百里莫问了一句,“我们现在要去那里?”       “码头。”       “安雄一定会出现吗?”       开车的阿明点了下头,“放心吧,他会来的,包括别人也会来,一会儿你们听从指挥就是了。”       “这点你无须担心,只要能让我们报了仇,做什么都行。”百里莫知道此刻他们人在对方的掌控之下,不听人家指挥,怕是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开车的阿明笑了笑,“那就好。”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来到了提前安排好的地点,可他不知道的是,他之前做的安排,早就被终振遥的人处理干净。       并且终振遥的人已经埋伏在了周围,看着一辆车朝着这边开来,终振遥抬了抬手,让大家隐藏好自己。       放阿明的车进去之后,终振遥将电话打给了皇浦荣少,“荣少,他们来了一辆车,车上只有百里莫和百合,加上司机并没有其他人。”       “盯着,他们一定是来探路的,不要拦截,也不要被他们发现,看看他们打算如何。”       终振遥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皇浦荣少这边也找了个位置停下了车,“闫震,把车停到别处,最好不要被人发现。”       “是,那你们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停好车就来。”闫震怕他们两个人先走,将他丢在一旁,所以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声。       皇浦荣少点了下头,“嗯。”       闫震开车离开,慕悠然便被皇浦荣少拉着蹲了下去,看着不远处的码头,慕悠然问了一句,“他们真的会在这里交易?”       “就算不是交易,也会有事情发生,等着吧,很快就能知道了。”       “你的意思是百里莫会对安雄动手?”既然百里莫和百合都在这里,又怎么会什么都不做?       “可惜,安雄不会来。”他在来之前就做了安排,让安雄留在了他自己的家里,所以今天不管如何,百里莫父女二人想要对安雄动手,那是不可能的了。       慕悠然看了一眼皇浦荣少,“既然你已经安排好了,那我也就不用担心了。”       “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准往前冲,听见没有?”       “我知道,这两天你都说了无数遍了。”       “的确说了无数遍,可就是不知道,你往没往心里记。”他知道这妮子的主意正,一遍遍的提醒不过就是为了她能记住他说的话,不要在危险的时候往上冲。       慕悠然点了点头,抬手一指不远处的灯光,“有车来了。”       “嗯,藏好。”       这个时候闫震也悄悄的走了过来,看见不远处的光亮他紧紧的皱着眉头,手也摸到了腰间的家伙,就等着一会儿有情况的时候,他好冲上去。       另外一边的终振遥看着有五辆车开了过来,抬手做了一个手势,让他们等着不要动。       车里的人陆续下了车,终振遥和皇浦荣少各自用望远镜查看着从车里走下来的人,除了几个男人,并没有女人出现。       见男人们都往一艘船上走,终振遥将电话打给了皇浦荣少,“可要行动?”       皇浦荣少冷着脸沉声的说了一句,“等。”       见皇浦荣少挂了电话,慕悠然出声问了一句,“时间长了他们会不会交易成功跑掉?”       “不会。”皇浦荣少十分坚定的说了这么一句,他觉得这只是来了交易中的几伙人,魔域他们的人应该还没来。       慕悠然点了点头,“你心里有数就成。”       另外一边的船舱里,几个领头的人坐到了提前准备好的椅子上,其中一个男人看了看时间,“阿明,你们老大还要什么时候到?”       “几位稍等,我们老大一会儿就到。”       “我们时间可不多,在等半个小时不来我们可就走了,时间长了可不太好。”今天晚上的交易可是不小,如果出事他们怕是谁都担待不起。       阿明点着头,小心的回答着,“几位别着急,半个小时一定到。”       听阿明的话,几个人没在吭声,毕竟魔域的本事无人敢惹,催一下已经算是大胆了,那里还敢再多说什么?       等了整整二十分钟过去,慕悠然有些着急的问了一句,“是不是不会来了?”       皇浦荣少抬手看了看时间,“别着急,人一定会来。”       看着她总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慕悠然很是纳闷的在心里嘟哝了一句,这男人还真够淡定。       另外一边的伍炫肃也安排整整三车人,然后朝着海水湾前进,他知道钟燕不会再给自己电话,所以他不能再等。       伍炫肃他们出发之后,飞鸟这边也开始了行动,而一直待在家里的荣锦,给贺仁强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贺仁强便以合理的理由将荣锦带了出去。       半个小时之后,海水湾的的路上已经停了几十辆车子,飞鸟的人,伍炫肃的人,加上二十分钟之前来的另外一伙神秘的人,最后的是贺仁强的人。       看着数辆车子停在路边,慕悠然搓了搓小手,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       旁边的皇浦荣少出声问了一句,“你怎么着?”       慕悠然看都没看他,出声说了一句,“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鬼,这就是我的目的。”       “看就老老实实的看,抓鬼的事情用不着你。”       “我这不是没动么,搓搓手还不行?”如果可以她真想飞奔出去,然后拿着双枪带着手榴弹杀进去,但现在她也只能是想想而已,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       皇浦荣少将电话打给了终振遥,“可看见目标?”       “我们的人还没给消息,等一下,来了。”终振遥说着打开了短信瞧了瞧,看着上面的内容,终振遥眉头一挑,连忙对着电话里的皇浦荣少报告。       “里面有个女人,但是带着面具,看不出究竟是谁,现在正在谈交易的事情。”       “让你的人将外围围住,后面有飞鸟断后,一定要形成一个铁桶一样,让他们插翅难飞,十分钟之后,我会进去。”       “是,明白。”终振遥挂断电话,便对着身后的人做了一个手势,见他们统统围上,终振遥抬手看了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便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刚刚走近门口,皇浦荣少也独自一人来到了这里。       慕悠然和闫震依然呆在原地,“闫震,我们是不是往前走走,在这里什么都看不见急死我了。”       “慕小姐您还是别为难我了,你刚才也听见了,荣少可是下了命令,要是我带你过去,我这双腿怕是要自行打断了。”       慕悠然无奈的点了点头,“知道了知道了,我不动行了吧。”她知道,皇浦荣少一定言出必行,所以她要是前去,就一定会连累闫震,该怎么办?       这边慕悠然满心纠结着要怎么靠过去,才能不连累闫震?皇浦荣少这边带着武器,走了进去,里面的人慌忙的看着门口的方向,见有人进来,带着面具的人微微一愣。       她明明在道路两边做了安排,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消息,他就出现在这里?       皇浦荣少身边站着终振遥,和一个一脸冰冷的人,另外身后还站着六个人,手里都拿着冲锋,当里面有人想要动手的时候,一脸冰冷的人抬手就是一枪,那叫一个快准狠。       其他人表情惊讶,各自看着自己的主子,而几个前来交易的领头人看了一眼带着面罩的人,“魔域老大,你可是说万无一失的,现在你怎么解释?”       带着面具的人不悦的看了一眼身边的阿明,“阿明,怎么回事?”       “对不起,是我没安排好,抱歉。”       “你安排好的人,早已经被我们送进鬼门关,所以不用等了。”回话的是终振遥。       皇浦荣少双手插兜的站在一边,看向带着面具的人,淡淡出声叫出了她的名字,“钟燕,既然都是老熟人,又何必以面具示人?”       钟燕摘下面具,看了一眼皇浦荣少,“既然被你认出来,我也没什么可狡辩的。”如果不是几个老江湖的人非要她交出一批货来,她定然不会选择在今天出来。       之前伍炫肃和端木文的失败就已经让她损失惨重,所以不得已她才亲自出来谈交易的事情,为的就是不引起众怒,可没想到事情还是露出了风声。       百里莫看着皇浦荣少,“安雄呢,他怎么没来?”       终振遥见皇浦荣少并未开口,便出声回答,“安雄来不来,还轮不到你来询问。”       “我们等的就是他,他不来就说明他胆小如鼠不敢来。”       “有本事你把我们撂倒,只要我们倒下,他自然会出现。”别说是一个百里莫,就是十个他也不能如了愿。       百里莫一听,拿起枪就要动手,却被皇浦荣少身边的人一抬手,就打在了手腕处,百里莫掉了手里的枪,捂着直流血的手腕,脸色惨白。       百合见父亲受伤自然不肯罢休,抬手一拍便有几个人站了出来,手里的枪都对准了皇浦荣少。       皇浦荣少一动未动,身后的人便迅速上前将皇浦荣少挡围在了中间。       钟燕回头看了一眼阿明,“将人送到车上,你们把枪放下。”说着话的时候,给了阿明一个特殊的眼神。       百里莫看着百合,“放下枪,快放下。”       刚才举起枪的人便迅速放了下去,百合心有不甘的努了努嘴,但见父亲的眼神却没敢开口。       叫阿明的男人扶着百里莫,“百合,带你父亲离开。”       终振遥看了一眼皇浦荣少,见他给了自己一个眼神,便上前一步出声阻拦,“这个时候出去可不太好,所以还是稍等片刻,免得被外面的枪误杀。”       “你什么意思,你们打伤了我的父亲,还不准我我们去医院,你们想干嘛?”百合看着终振遥不悦的说着。       “你们被打伤只能说明你们来了不该来的地方,所以怪不得我,倘若你硬是要出去,那我也只能对你们父女不客气了。”如果荣少不是看在他们跟安家从前的关系,想必不会让他出声提醒。       终振遥的话让百里莫本就惨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怎么,还想要我们的命?”       “要不要你们的命,得看你们怎么做。”       皇浦荣少看着钟燕,“是不是该解释解释?”       钟燕看着皇浦荣少,“可以,但能不能先让他们离开?”       皇浦荣少看了众人一眼,“没问题,只要他们能走出去就行。”       钟燕知道,不管能不能出去都得闯,不然留在这里也只能等死,“阿明,带人走。”       阿明点了下头,“是。”       皇浦荣少看着他们走了出去,自己并没有动,在里面的人全部走出去的时候,枪声四起没一会儿便没了声音。       抱着脑袋的百里莫和百合吓的脸色惨白,蹲在地上不敢动……       钟燕听见枪声停下,心中清楚她的人败了,看了一眼皇浦荣少,淡淡的出声说了一句,“今天你想要个结局,可想没想过,我会因为你的出现,而丢了性命,丢了所有?”       “你觉得你丢了所有,当初你可想过别人丢了什么?”他最亲的亲人,就因为她丢了性命。       “想问什么你问吧。”       “为什么要杀荣烈?”       “因为他知道的太多,我本让他别管太多,可他偏偏不听,加上你当时又截获了我们组织一批庞大的货,所以才对你弟弟动了手。”       正说着蒋叔就走了进来,“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害我女儿和荣烈双双丢了性命,他们是那么好的年龄,都是因为你早早的下了黄泉。”       皇浦荣少看着蒋叔,“您怎么来了?”       “我就是想看看,到底是谁害了荣烈和小染。”       “的确是因为我,可我给过他们机会,是他们坚持不肯,我也没办法。”钟燕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       皇浦荣少眉头紧拧,“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狠心的人?既然你杀了荣烈,又为什么还要寻求我的帮助,莫非只是为了赢取我对你的愧疚,外加伍炫肃的心疼?”       “是,的确如你所说的那样,但有一点你不清楚,那就是我爱上了你。”       “你不配说爱。”皇浦荣少的语气冰冷无比。       “我知道我不配说爱你,放我们出去,我放了荣锦。”       皇浦荣少抬眼睥睨了她一眼,“你觉得你会抓到荣锦?”       “既然我会这么说,自然就有把握。”       皇浦荣少看了一眼终振遥,“去看看然然。”他觉得如果荣锦出事,然然就一定会知道。       终振遥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看着门口的百里莫和百合,被自己的人控制了起来,他便没有多说,而是朝着慕悠然的方向跑去。       可是当他来到慕悠然和闫震所在的地方之后,却发现人已经不在,于是拿出手机打给了闫震,闫震见是终振遥打来的电话,看了一眼慕悠然,“要不要接,是终振遥。”       “接,免得他们担心,告诉他,伍炫肃正在和百里莫的人交战,就说贺仁强是魔域的人,我们在等着寻找机会救荣锦。”       闫震按照慕悠然所说的话,转告给了终振遥,终振遥清楚之后,便出声询问,“你们在那里,我去找你们。”       慕悠然拿过手机自己跟他说,“你不用管我们,照顾好荣少,我们看见了飞鸟的人,别担心。”       “那你们小心,我进去告诉荣少。”       “让荣少拖延些时间。”       “明白。”终振遥挂了电话,再次回到了船舱里。       进去的终振遥走到皇浦荣少的身边,将情况说了一下,只见他眉宇间都透着冰冷的杀气,那种冷是真正的冷。       “没想到贺仁强竟然会为你所用。”       “不是为我所用,而是他的父母已经在我的手上,他只能听命与我。”事到如今,她也没有必要在隐瞒什么。       皇浦荣少眉头微皱,他倒是没想到这点,“既然如此说说吧,你打算如何?”       “放我们离开。”       蒋叔看着钟燕,“就算他放了你,我也不会放了你,所以即便你能走出这道门,京都你也走不出去。”       “能不能走出去京都,那就是我的事。”对她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走出这里,其他的都是后话。       皇浦荣少沉思了几秒,“你觉得你能走出京都?”       “如果你想用荣锦的命,来留住我,那么随你。”钟燕知道,他不会不顾荣锦的安危而强行留住她,所以走出这门不是问题。       皇浦荣少看了一眼终振遥,“让他们走。”       蒋叔并没有出声,因为他知道荣锦更重要,报仇毕竟是为死人,所以他现在要考虑的是活着的人。       钟燕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六个人,“走。”       当他们走出去之后,皇浦荣少几个人也跟了出去,“终振遥,跟住,我去看然然。”       终振遥点了点头,“枭子,你跟着荣少,我去跟钟燕。”       叫枭子的人应了一声,“好。”       两伙人分头行动,慕悠然那边看着荣锦被贺仁强的人押在车前方,眉头紧紧的拧到了一起。       荣锦看着贺仁强,“哥,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荣锦,我也没办法,你阿姨和姨夫还有你姐姐,都在他们人的手里,在来之前我本想帮帮你和表哥,可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真的对不起。”       贺仁强对荣锦的确感到抱歉,毕竟她还小,不该将仇恨放到她的身上,虽然他恨皇浦荣少,但与她无关。       “如果是这样,我不怪你,如果能用我换回他们的性命,那么我愿意。”这便是荣锦的改变。       贺仁强没想到荣锦会这样说,心里头更是十分的歉意,但此刻他别无选择,只能见机行事。       飞鸟的人看着这样的状况不敢上前,闫震看的有些着急,瞧了一眼身边的慕悠然,“该怎么办?”       慕悠然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马路上的人和车,“闫震,去把离他们近一些的那辆车点着,我会从侧面靠近荣锦。”       “你有几分把握?”       慕悠然摇了摇头,如果在她没有受伤的时候,她会说有七分把握,可此刻,怕是连三分的把握都没有。“我只能说,我尽力。”       “既然这样,那我不能让你冒险,你身上带着伤,来到这里已经是荣少所不允许,万一你要是受了伤,我可没法跟荣少交代。”他说的是实话。       “荣锦的命,现在就在我们两个手里,如果你再这么磨磨唧唧,我们的机会就更少了,只要你把车点燃,他们一定会有慌神的一刻,这样一来我就有机会。”       听着她的话,闫震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荣锦,然后狠狠的点了下头,“好,听你的。”此刻他也顾不上自己受罚不受罚了,毕竟荣锦的性命更重要。       在闫震离开的时候,慕悠然也开始朝着车的另外一边做好了准备,虽然身体有伤,但她也不得不拼一把。       几分钟后,当闫震将车点燃,慕悠然便迅速的朝着拿枪指着荣锦的人扑了上去,并且一刀毙命,荣锦见是慕悠然,连忙将她扶了起来,“嫂子。”       慕悠然没想到,她会在这样的场面叫自己嫂子,“听见这声嫂子,我很感动,也很高兴。”       “你受伤了?”       “没事,跟我走。”       飞鸟看着慕悠然扑过来的一刹那,已经动手开杀了起来,所以趁着这个时候,慕悠然才有了拉走荣锦的机会。       两个人刚刚跑到路边,皇浦荣少的车正好开了过来,“上车。”       荣锦将慕悠然先推上了车,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伍炫肃,她一把拿过慕悠然手里的枪,就朝着伍炫肃那边跑去。       慕悠然扯了一把皇浦荣少,“快去,跟着她。”       皇浦荣少还没等动,叫枭子的人已经跳了出去,“忍着点,我带你去找安雄。”说着他快速的坐到驾驶座上,开车前行。       “我没事,等着荣锦,我要看见她没事,你不知道刚才她叫我嫂子了。”       皇浦荣少看着她红了的衣襟,“她不会有事。”她的伤口一定是又裂开了,所以他不敢多做耽搁,毕竟这边这么多人在,一定不会有事。       慕悠然见他坚持要走,气的出声嚷嚷,“我要看着她没事,听见没有?”       “闭嘴!”皇浦荣少冷飕飕的撇出来两个字,车子便如箭一样的飞了出去。       伍炫肃看着荣锦拿着枪朝自己这边冲了过来,连忙对着自己的人喊到,“保护荣锦。”       一声话落,几个人便一同朝着慕悠然的方向靠了过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伍炫肃胳膊中了一枪,跟着荣锦的人见状,一枪要了对方的性命,伍炫肃点了下头表示感谢,然后迅速解决了对方剩下的几个人。       而贺仁强见事情不妙,便已经带着人偷偷的跑了出去。       伍炫肃来到荣锦的身边,“谁让你跑来的,为什么不跟你哥哥走?”       “我要跟着你,跟着你。”       伍炫肃抬手拍了拍她的头,“听话,你先走。”       看着他受伤的胳膊,荣锦哭了起来,“你受伤了?”       伍炫肃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别担心,只是擦伤,没事,麻烦你把她带走,将她送到荣少的身边。”       名叫枭子的人看了一眼荣锦,“走吧,你在这里,他就没法安心,他应该还有她自己的事情要办。”       伍炫肃看着荣锦,抬手为她擦干了眼泪,“他说的没错,有你在我会安心不下,听话,跟他走,等我办完了事情就去找你好不好?”       “你说的是真的?”荣锦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我怎么舍得骗你,去吧。”       荣锦看了看她的胳膊,扯下他的领带为他包了一下伤口,然后看着他很是认真的道,“我等着你。”       伍炫肃看着她的眼睛,心中有些微微的触动,因为这样的眼神有着一种说不清楚的情愫,“好。”       看着离开的荣锦,伍炫肃在心里悄悄的告诉自己,如果他能走出去,他会争取给她幸福!       伍炫肃看着飞鸟,“钟燕是不是跑了?”       “是,因为荣锦被劫持,所以荣少放他们先走了,但终振遥正在跟。”       “追。”一句话后,他的人全都上了车。       随后飞鸟的人也上了车,并且将荣锦被救的事情告诉了终振遥,接到这个消息,终振遥便命令所有的人全速追击。       钟燕见后面的车开始加速,便猜到荣锦被救走,“全速前进。”       “是。”司机应了一声,便将油门踩到了底。       半个小时之后,钟燕的车子便被前后堵截在了中间的位置,前进不可后退不行。       车上的钟燕知道了自己的结局,手里拿着枪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蒋叔,终振遥,飞鸟,包括伍炫肃,都下了车看着手拿着枪的钟燕,伍炫肃上前一步出声询问,“我就想知道,我妹妹出事,是不是你们之前就预谋好的?”       钟燕点了点头,“是?”       “我对你明明很用心,可你却对我如此的残忍,不仅让我妹妹终身躺在病床上,又让我背负着如此错误的恨意,为什么?”       “因为我需要有人全心全意的相信,全心全意的为我做事,而你就是我当初最好的人选。”       听着她的话,伍炫肃抬手就是一枪,打在了她抬起手拿着枪的肩膀上,紧接着蒋叔开了一枪,打在了她的膝盖处,随后终振遥开了一枪打了她另外一只膝盖上,钟燕瞬间跪在地上。       车上的六个人见状没有一个人敢下去,都在车里老老实实的坐着,因为他们不想丢了性命。       最后飞鸟抬手一枪,打在了她的胸口,了却了她的生命,而贺仁强这个时候也追了过来,看着倒在地上的钟燕,他用力的摇晃着她,“我爸爸他们在哪儿,在哪儿?”       可惜她已经没了呼吸,不过没过几分钟贺仁强便接到了电话,他的父母已经被皇浦荣少的人救了回来,所幸都没什么事情,三天后便会被送回京都。       因为皇浦荣少知道贺仁强为什么会那么做,所以这次他并不生气。       夜总算是安静了下来,慕悠然的伤口也被处理妥当,只是伤口的边缘被扯开,见没什么大事安雄便带着艾美离开了这里,不想打扰慕悠然休息。       安雄知道他们今天晚上经历的一切,因为百里莫和百合都已经被他的人送到了机场,并且看着他们上了飞机。       当他把这个消息告诉艾美的时候,艾美高兴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谢谢你没有将他们赶尽杀绝。”       安雄有些哭笑不得的看了她一眼,艾美就是艾美,永远都是先为别人着想。       他们走后不久,伍炫肃就来到皇浦荣少的别墅,看着进门的他,荣锦立即扑了上去,“你回来了。”       伍炫肃抬手揉了揉她的发,“嗯,回来了,让你担心了。”       “只要你能平安的回来就好。”       “你哥哥呢?”       “我哥在楼上照顾我嫂子。”       “我去看看。”       “嗯。”荣锦嗯了一声,看着伍炫肃上了楼。       终振遥他们要处理后面的事情,蒋叔被飞鸟送了回去,所以除了伍炫肃,其他人并没有前来。       来到楼上,皇浦荣少正好走了出来,伍炫肃指着房门出声询问着,“她还好吗?”       “没事,你打算如何解决下面的麻烦?”当荣锦今天冲到伍炫肃身边的时候,他便知道妹妹对他动了心思。       “如果你不反对,我会拼尽一切给她幸福。”       “我想知道你当初怎么找到的她?”       “在你走后,荣锦遇到了麻烦,恰巧被我遇到,所以从那之后,我便开始照顾她。”       “这点我倒是不知道。”       “那是因为荣锦不想让你担心,便不让跟着她的人对你说实话。”       皇浦荣少点了点头,“然然上回出事,可是你出手相救?”       “是。”       “这么说你跟那个叫莫伟松的人也是好朋友了?”       “没错,我们相识于几年前,关系一直都不错,当我知道他在京都的时候,我便寻求了他的帮助。”       “既然如此,我该对你说声谢谢。”       “谢谢就算了,只要你不追究我再次踏入京都就好,还有荣锦的事情该我谢谢你,谢谢你的成全。”       “不追究你进京都是因为荣锦,所以以后不要让她受委屈,不然我这个哥哥,可饶不了你。”       刚刚上楼的荣锦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听见了最后一句话,于是她便快速上了楼,当在了伍炫肃的身前,“哥,你要怪就怪我吧,他为了我都已经受伤了,你不准在找他麻烦。”       看着她那护着伍炫肃的样子,皇浦荣少淡淡的说了一句,“看来以后在她心里我只能排老二了。”       伍炫肃笑了笑,将荣锦拉到了身边,“傻瓜,愿意嫁给我吗?”       荣锦眨了眨眼睛,“你这是在跟我求婚吗?”       “当然,虽然没有鲜花没有钻戒,但我相信你会高兴,所以此刻这样一无所有的求婚,你可愿意跟我走?”       “愿意。”荣锦说了一句便将紧紧的抱住了他。       皇浦荣少扯了扯嘴角,转身回到了房间,房间里慕悠然没有睡,而是笑着坐了起来,“你同意了?”       “不同意还能怎么着?”       “那叔叔阿姨那里呢,会同意吗?”       “有什么会比孩子的幸福更重要?”       慕悠然点了点头,“也对,叔叔阿姨那么开明,自然不会阻拦这份幸福。”       “等你的伤好了,我们就结婚。”       看着靠在床头坐下的皇浦荣少,慕悠然将脑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好。”       一个星期过去,慕悠然的身体好了许多,房间内洗过澡的她闲不住了,瞧了一眼靠着床头看书的帅帅老公,将脑袋凑了过去,“小皇皇,亲一下呗,人家都想你了。”小妮子手脚并用的爬到了他的身上。       皇浦荣少放下手里的书,抬眼看着调皮的她,“乖,不许闹,你不是伤口痛?”       见他不打算顺了自己,慕悠然嘟着小嘴佯装生气的道,“不给亲算了,到时候可别怪我给你头顶变了色。”       皇浦荣少脸色一变,“敢红杏出墙,看我不捏你死。”       “嘿嘿,不想头上变色,把衣裤脱了让我饱饱眼福如何?”       看着她双眼晶亮的小模样,皇浦荣少嘴角一扬,“既然你这么强烈要求,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满足你好了。”       次日醒来的慕悠然揉着酸痛的老腰,“靠,大尾巴狼!”       时间一天天过去,当慕悠然的伤口完全康复之后,便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当然了,今天不仅仅是皇浦荣少和慕悠然的婚礼,也是安雄和艾美,荣锦和伍炫肃的婚礼,几对新人各有千秋,但都同样的是,他们脸上都挂着一样的幸福!       就在主持人讲话的时候,慕悠然突然一个恶心就呕了一下,旁边的安雄和艾美,另外一边的伍炫肃和荣锦,都微微一愣,将目光都投到了慕悠然的身上。       皇浦荣少看了一眼慕悠然,同样一脸的疑问,慕悠然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看着他们那带着询问的眼神时,顿时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我是有了吗……有了吗?”虽然算了算自己的月事的确拖后了,但是想到之前说自己不能怀孕的事情,她这心里头还真是没底。       皇浦荣少看了一眼安雄,“瞧瞧?”       安雄点了下头跟艾美换了下位置,几分钟后便高高兴兴的点了下头,“恭喜,你的确有了。”       慕悠然一听这话便高兴的抱住了皇浦荣少,而此刻皇浦荣少高兴的对着主持人打了一个指向,随后台上的灯光突然亮起,两边的人推着蛋糕,捧着九百九十九朵鲜花组成的大字。       慕悠然放开皇浦荣少,“什么情况?”       “送给你的,看看?”       当慕悠然走到蛋糕前,看着那九百九十九朵鲜花拼成的我爱你三个字,她顿时激动的流下了眼泪。       “我也爱你,很爱很爱。”       台下的皇浦耀和李思,高兴的拍着手,而就在此时此刻,慕城和妻子女儿也一同前来,“然然,妈妈和爸爸还有你妹妹,都祝你和荣少新婚快乐,幸福一辈子。”       收到这样的祝福,慕悠然内心无比的高兴,虽然不是亲生父母,但此刻的确让她的心有着不小的触动,于是她拿过主持人的麦克风,“谢谢妈妈,谢谢爸爸,也谢谢我最亲爱的妹妹,此刻我也祝福安雄艾美,荣锦和伍炫肃都能够幸福快乐的生活。”       慕悠然话音刚落,便有许多穿着军装的人踢着正步走了进来,然后齐刷刷的喊道,“队长,新婚快乐!”       慕悠然眨了眨眼睛,“原来是个兵老大,难怪我打不过你。”       皇浦荣少在她的脑门是亲了一口,“以后爷让着你。”       慕悠然嘿嘿一笑应了一个字,“好!”       几个月之后,慕悠然当真生了一对龙凤胎,记得当时被退出产房的慕悠然,笑着对皇浦荣少说了一句,“爷,果然种了一对龙凤胎,牛!”       皇浦荣少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辛苦了,以后我会用全部的爱来照顾你,让你幸福。”       慕悠然满眼幸福的笑了……       ------题外话------       各位美妞,这几天实在是家里有事,父亲六十大寿要在后天举办,所以最近更新的不太给力,抱歉。       浅浅感谢一路支持的妞们,永远爱你们。       新文会在三月开,希望大家到时候能够继续多多支持,爱你们的浅浅,么么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