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逆流纯真年代 > 4 那些人们 下

4 那些人们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沙滩上,50几岁的老彪依然能把30出头的郑书记虐出花来。
  
      毕竟一个40岁之前的人生,都在海上江湖里纵横,还曾做过独立潮头的一方大佬,而另一个,中专毕业,年纪轻轻就跟人做了骗子。
  
      大概是因为平常生活工作中多少要维护点儿知名企业家形象的关系,装相的时候多了,憋得慌,江澈和郑忻峰每年一次和这些老哥们聚会的几天,总是特别爱作死。
  
      话说,人生三十余,功成名就,仍有几个朋友可以这样折腾胡闹,其实是一件蛮幸运的事情。
  
      不同在于江澈每次作完死总能顺利跑掉;
  
      而郑书记,总在熟练地求饶。
  
      一个驾轻就熟的姿势,双手抱头,郑忻峰又一次被扔进了海里,跟着潜水游出一段儿,再冒出来。
  
      可是这点儿伎俩,又怎么够他逃出海贼王的魔爪?
  
      “别别别,彪哥,彪叔,彪老大,你饶我一会儿,就饶一下……我接先个电话。”抹一把脸上的海水,看着又已经出现在面前的老彪,郑忻峰连忙转身指着不远处拿着手机奔来的助理,着急说道。
  
      老彪一看这情况,也怕误了他正事,只好先撒手作罢。
  
      “喂,什么事……啊,怎么说?!”从助理手里接了电话,郑书记凝神听了一会儿,挂断,踢沙子骂街,“唉,江澈……我去你大爷欸。”
  
      有情况。旁边顿时围上来一大群人,包括赵三墩、唐连招……个个神情兴奋。
  
      郑书记和江澈这样“战斗”已经有几年了,每次都让吃瓜群们众看得很过瘾。
  
      “什么事啊,江澈又怎么了?”他们问。
  
      “王八蛋宜家不干正事的么,竟然搂一群中层,集体跑梦幻里去追杀一只小龙宫……还特么好几个门派首席”,郑忻峰义愤填膺道,“你们说,江澈他这么管理企业,对吗?他干出这种事,他还是人吗?”
  
      旁边,赵三墩眼睛一亮,“这个游戏也能砍人?!”
  
      三墩之前玩传奇,虽然是自家辉煌娱乐代理的,但也是老老实实作为普通玩家在玩……后来,装备掉光了。
  
      唐连招跟着纳闷了一句:“对不对的另说,问题这个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怎么就跟我没关系了?那个被他们追杀的煮酒家家,那特么,是我儿子和我老婆……的号。”
  
      他说到这顿了顿,一拍脑门,着急忙慌的往楼上酒店房间跑去。
  
      留在海滩上的一群人一边思索,一边互相看看。
  
      “事情很明显了。”
  
      “嗯,竟然全家一起跑游戏里去套路小锦依去了。”
  
      “……”
  
      一群人说着话,各怀心思默默散开。
  
      要知道,这群人生的全是儿子。
  
      所以,还学习个屁啊,这大暑假的,快,去,玩儿游戏找你锦依妹妹(姐姐)去,要买啥装备就跟爸说。
  
      楼上,郑书记终于等到了老婆开门。
  
      “现在怎么样了,沫沫?”
  
      “就,根本出不了城,到处都是人,出去就被杀。”
  
      “……贱人啊!太幼稚了!”全然不顾自己一家又多幼稚,郑书记坐下,犯愁说:“话说这都被他发现了……那这号算是废了,咱们接下来怎么弄?……我是想,怎么也得让咱蛐蛐跟小锦依有个日常联络,做个玩伴啊。”
  
      “嗯,可不是?”曲沫特别认真的点头,“要不我和蛐蛐再练个小号吧?这回弄个女号,装个小姐姐去陪伴锦依。”
  
      “不行。”郑书记摇头,说,“女号太亲近了更不让。你不知道,江澈以前有这方面的阴影恐惧……林俞静和褚姐姐去哪都自己玩的,从来不带他。”
  
      “哦。”曲沫说:“那你说怎么办啊?”
  
      办法,郑书记自然也是想不出来的。“太憋屈了,娘的,江澈太欺负人了,他有女儿了不起啊……等等”,郑书记抬头,看着曲沫,“沫沫?”
  
      曲沫:“嗯?”
  
      “咱们报复回去吧,让他也尝尝这种被人防贼似的防着的感觉。”
  
      “啊?那……要怎么报复啊?”
  
      “咱抓点紧啊。”郑书记凑近了说:“他家不是马上要有个儿子了嘛……趁我这几年没让他拍过肩膀,咱赶紧生个女儿出来,以后就改咱们趾高气扬了。”
  
      曲沫:“那也不一……唔,你。”
  
      “抓紧,抓紧。”郑书记说。
  
      …………
  
      燕京。
  
      江澈并不知道这会儿的德云社发展是比前世快了,还是慢了,总之今天的剧场里,来的人不少,基本的那几套,观众似乎也都已经很熟练。
  
      他们一群人在二层包间里坐着。
  
      舞台上,小长桌盖着桌围子,郭德刚和余谦身穿大褂走上台来。
  
      “这位,我给大家介绍一下,驴谦…驴老师。”照样的套路开场。
  
      台下,“吁~”
  
      “可不敢。”郭德刚做了个小心的手势,定眼神说:“咱惹不起……这要是大清没亡,这就是尿黄旗下一任旗主。”
  
      又是一阵起哄。
  
      “这些都不提了。”郭德刚撸袖子,摆手介绍,“正式的啊,金马提名,金像奖座在手,这位是呼啦啦了不得,驴谦,驴大导演。”
  
      这一下,掌声起来了。
  
      余谦跟旁边慈祥地笑着拱手道谢,“列位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