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越之农女喜良缘 > 二一六、男孩

二一六、男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从里正亲自带着村民看过唐家的田地后,百里村的话题再次被唐家承包了。与以往每次单纯的褒贬不同,这回更多的是带着猜测、不解和拭目以待。
  如果唐家田地的新种法真的能让庄家更好更多产,那么来年他们也会跟着效仿。相反,他们也不吃亏,全当看热闹了。
  无双不知道他们的想法,即便知道她也不会玻璃心的认为他们自私、对不起自己,毕竟这才是最真实的人性,千百年来既如此。
  不去想太多无关紧要的事情,唐家人依旧每天忙忙碌碌。只是原本就已经很忙的一家,没几天又因为夕夕的生病而更加忙碌、慌乱——夕夕出天花了!
  “这……咋会起这东西?咋整的,是不是没照看好?”
  看到外孙白嫩的皮肤上满是红疹子,唐初的心揪了起来,脸都白了。他不是想找谁的责任,而是单纯的因为这段时间他们这些大人对孩子的忽视产生懊悔和自责。
  林氏也不例外,第一眼眼圈就红了,整个人都颓废了下来。“都是我不好,要是听劝雇个做饭的,也就不用每天都亲自在外边忙了。夕夕啊,是外婆对不住你,让你受这么大的罪!呜呜!”
  唐初和林氏真是害怕了、着急了,虽然他们也不知道夕夕身上长出来的状似水泡的红疹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他们心里却是万分的恐惧和心疼的。不知者无畏对他们来说根本行不通,
  这样的时代里,这样的症状无异于和死神接轨。
  唐婉和姚金花在一边看着、听着,心里更加不好受,也都自责不已。知道唐初和林氏没有任何责备她们的意思,可夕夕这段时间几乎都是她们负责照顾的,现在他生病了,她们两个怎么可能没有责任呢?说来说去都是她们没照顾好。想到这里,二人原本就已经通红的眼眶再次红润了,泪流不止。
  看到一屋子人都在抹眼泪,无双无语了,心里的火气更是噌噌往上窜,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低声吼了出来。
  “你们还能不能行,不就是生个病吗,至于和哭……那什么似的吗?现在不是应该好好照顾夕夕吗?”
  想说和沮丧似的了,终究因为忌讳没有出口。连死了穿越重生这种事儿都能发生了,有些事儿还是能在意就在意着点儿吧!
  “……”
  别说,这一嗓子还真挺好使的,瞬间屋子里就收起了所有的抽泣声。林氏更是狠狠地擦了两把鼻子眼睛,使劲儿的笑着,说道:“对对,就是个小病,过两天就好了,咱们夕夕可是有大造化的孩子,福气厚着呢!”
  这话说的,唐初等人都想相信,可……唉,最后他们还是选择了相信,相信夕夕会很快好起来。他们愿意用美好的梦来麻痹自己疼痛的意识,让生活不至于真的灰暗,让日子照常过下去。
  ……
  “终于把爹娘他们搞定了,真的很讨厌那种悲伤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
  “你……真的有把握吗?”
  小书房里,只有无双和燕景齐了。松了口气的无双很没有形象的直接扑到大床上,像是经历过一场大战一样,累极。
  燕景齐就没她那么潇洒了,哪怕他一直以来对无双都有一种莫名的信任,可这次事关自己亲亲儿子的生命,他也不能淡定了,尤其在亲眼看到夕夕身上的红疹之后。
  好看的人真是到什么时候都好看啊,这是无双此刻的心理。
  她平躺在大床上,从低视角仰望着站在床边、一脸深沉的燕景齐,一颦一簇都感觉美到发指。至于他嘴里的问话,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了,只顾着欣赏眼前的美景。
  摇头?是没有把握吗?那之前为什么那么笃定?燕景齐看着时而摇头时而叹息、眸子里还时不时冒出花火的某人,眉头从没有过的深蹙,眼神里更是带着浓浓的不解,这样的无双他不喜欢。
  一个跨步,身影压了下来,无双才发现,燕景齐已经坐到了她的身边,并且两只手紧握着她的双肩,俊脸上的表情也没有那么美好。
  “怎么了?”说实话,这样的燕景齐她没见过,心里莫名的有些虚有些怕。
  “……”燕景齐并没有很快回答她,而是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了她良久,最后才慢慢吐气,低沉开口,却不是之前的问题,“你就一点儿都不为夕夕担心吗?”
  无双愣住了,不是因为他的问题,实在是他的样子有些让她不适,怎么搞得她像后娘一样?
  “噗嗤~”
  她不是傻瓜,相反她很聪明,情商也并不低,所以再经过仔细一番思考后就已经想明白问题所在了,这家伙是在怨她对夕夕不上心呢!真是好父亲,无双感觉心里美滋滋的,一点儿都没有因为他的态度感到不开心。
  “生气啦?就因为我没有表现出很伤心的样子?”
  “……”沉默就是代表默认。
  “有什么可伤心的,之前我不都已经和你们说了嘛,这东西没有那么可怕,只要都长出来,再外敷内调理,几天就好了!再说,就算你不相信我,也该相信你的手下明朱不是吗?”
  她可不是后娘,她自己生的孩子她比任何人都要疼爱、担心。
  再说这几天她也不是没作为,和明朱之前就商量了最佳的治疗方案,为的就是确保小小的夕夕不多受一点儿病魔的痛苦,身上也不会留下任何疤痕。
  她不懂医术,但是凭借着上辈子看到听到和亲身经历过的丰富经验,足以让有着‘神医’称号的明朱瞠目结舌。
  这样的强强联合,就是她自己想要担惊受怕都不行。只是没想到了解情况的燕景齐居然还这么担心。无双是欣慰的,可越是如此就越是舍不得。
  “好了好了,我再次保证,夕夕一定会没事的!”见燕景齐依旧面色微沉,无双只得坐起来抱着他的胳膊撒娇,“我没那么狠心好不好,你还不知道我有多爱他们兄弟俩吗?刚才、刚才……还不是看你看得入了魔!”
  越说声音越小,最后简直就像蚊子一般,可耳聪目明的燕景齐还是听得真切,心就不受控制的一动,眉眼一扬,问道:“你说什么?”
  此时的无双脸有些红有些烫,不太敢直视某人探寻的眼眸。“没、没什么,呵呵,你不用担心夕夕啦,他不会有事的,呵呵!”
  “我知道夕夕没事,我想知道你刚才说的话!”态度很强势,大有‘你敢不说试试’的架势。
  无双偷瞄了他一眼,咽了咽口水,然后一闭眼,壮士断腕般的说道:“说什么?还不是被你那张颠倒众生的脸给迷惑了?美则美,可作为女人,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儿羡慕嫉妒恨啊,要是咱俩换换就好了!”
  什么跟什么啊?燕景齐很烦躁,生平第一次恼恨自己的长相。
  还以为她娇羞脸红的说出看他看得着了魔是对他的爱恋呢,终于超越了夕夕和年年一回,可是还没等他雀跃够呢,一盆冷水就浇了下来,他,又自作对清了!
  “你这脑子里整天都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没事儿多看看夕夕,我有事出去一下。”
  终究是不忍心对她发脾气,恨铁不成钢的说完这些话,燕景齐起身离开,他是真的有事要办。
  留下无双自己坐在大床上,望着门口的方向,眨巴着眼睛若有所思……
  夕夕病了,大家都很担心,尤其不知道结果怎样的唐初和林氏等人,用仅有的梦来维持着正常的生活。可即便如此,唐家的生活轨迹没受到任何影响,每一件事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最明显的就是新房的建设了,一天一个变化,进度之快,让所有人惊叹。这不,眼瞅着就剩下最后一个关键步骤——屋顶了。
  “姐,等屋顶也完事儿了,新房就能住人了吧?”
  无忧搓着小手,一脸的兴奋垂涎,看得无双好笑不已,点头,“是啊,很快就能住进新房了!”
  窑洞是不错,也很有独特的风格,可终究不是平凡生活所向往的家的样子。再加上确实不够住了,所以无双也无比向往新房的落成。望着不远处人们忙碌的景象,嘴角的笑容就没停过。
  “姐,八姐和九妹回来了!”
  不待无双过多的憧憬和感慨,那边无虞领着八姐和九妹过来了。
  “主子,你找我们?”
  无双点头,说道:“是啊,找你们有事。”
  “……”二人不说话,认真聆听。
  “地里的庄稼要开始间苗了,眼下我要照看夕夕,也要把重心放在即将完成待装修的新房上面,所以想把地里的事儿交给你们俩,有没有信心完成?”
  “……”八姐和九妹你看我我看你,心里有些忐忑,面上却不显,齐声回答,“有!”
  无双知道她们为难,毕竟一点儿经验都没有,甚至可以说对庄稼的事一窍不通。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家里的事儿越来越多,丁一和丁七又都被她派遣到小苏打厂子里去了。慕青等人倒是时不时的出现,可他们是燕景齐的人,他也要用的。
  没办法,只能把燕景齐给她的这两个护卫兼侍女的八姐和九妹当管事的来用了。
  此刻,无双是真的感觉到人手的重要了,想着等新房落成能容纳更多人的时候,也扩充一下自己手里的人手。
  这些暂且不提,眼下还是庄稼间苗的事比较紧急、重要。
  “你们不用担心,让你们负责也不需要你们亲自动手,只要做好监督就行。可是话说回来,既然要想做好监督,就必须懂得间苗的细节要求,所以午饭后你们跟我下地。”
  “是!”
  看来主子是要对她们手把手教学啊,那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八姐和九妹顿时信心倍增,还无比期待,一点儿没有暗夜杀手被培养成小绵羊的觉悟。
  午饭后,见八姐和九妹小媳妇般的跟在无双的身后进了田地,刚给夕夕做完检查的明朱一扶脑门,无语望苍天。
  这都什么世道,杀手居然去种地了,以后还能杀人吗?他表示怀疑。
  田间地里,无双很耐心的给八姐和九妹讲解间苗需要注意的事项,并亲自示范。
  “……看见没,就是这样,苗与苗之间的距离留远点儿,要挑最好的苗留下,松土时切莫伤到它的根须。”
  八姐和九妹不住点头,表示记住了。
  “因为雇工都是村民,他们可能不太能接受这么远的距离,就像当初说我浪费垄与垄之间的土地一样。你们一定要仔细盯好了,不要让他们心里的小不忍坏了我整片的庄稼。不管他们怎么不赞同,都按着我规定的来,主意正不听话的,就不用他们干了!记住了吗?”
  “记住了,主子放心!”
  “嗯,我相信你们!”
  交代完该交代的,几人又回到了家里,剩下的事儿就全权交给八姐和九妹了。用人不疑,她给了她们足够的空间和信任,但愿她们也能给她一个完美的表现。
  ……
  这一天风和日丽,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
  恰逢十全镇的集日,退下了仍旧有些厚重的衣衫,身体恢复大好的唐婉跟着何氏娘两个来到镇上赶集来了。
  “娘,你看我胖了吧?这身衣服还是去年新做的呢,今年穿都有点儿紧了!”
  路上,徒步而行的娘俩有说有笑,唐婉更是在何氏面前转了一圈,让她看自己现在的身材。嘴上小抱怨,眉梢甚欢喜。
  何氏很仔细的瞧了瞧,不住点头,说道:“好像真胖了,不光胖还白了,看来你大哥大嫂没白养着你,呵呵!”
  何氏心里高兴,见自己女儿不管是身体还是状态都比以前还要好,对唐初和林氏就充满了感激。
  “对了,夕夕到底得了啥病?刚才我瞧见他脖子上有几个红点儿了!”
  对唐家越是感激,关注度也就越多。这不,上一刻还高兴得合不拢嘴呢,下一刻一想到夕夕脸色顿时变得严肃。
  “噗~”倒是唐婉,见她这样,不禁笑了,道:“瞧你,又不是啥大病,至于这个样子吗?”
  “不是大病?你以为非得咳嗽发烧算大病啊?你们年轻不知道,身上起东西尤其小孩子,那可是、那可是……不能不当回事儿!”
  怕自己的乌鸦嘴说了不吉利的话,‘要人命’几个字何氏不敢说出来,可就算不说,她的神情也表现出来了。
  唐婉看着她,忽然觉得这样的母亲很美很美。眼睛有些涩,不过很快就让笑容给取代了。
  “娘,你不用担心,夕夕都好了,不然我哪里会主动和你来赶集啊?”
  要不是眼看着夕夕身上的红疹子不再起了,之前起过的也在慢慢结痂变好,纵使天气再美、身体再棒,她也没心情出来闲逛。
  紧张、担心了几天的心终于放下了,这会儿见自己母亲如此,唐婉只觉温暖、有趣,原本就很好的心情更是好上新高度。
  何氏还是有些担心,不太确定,“真的没事儿?你们可别是连注意都没注意?”
  “哪能呢,有明朱那个大神医在,多大的病都不是问题,更何况就是起几个红疹子了!”这话是真心的,对明朱的医术,唐婉已经五体投地了。
  “快走吧,一会儿太阳老高该晒得慌了!”不再多说,唐婉拉着何氏大步朝前走。
  猪脚面膜养了月余的脸,好不容易变白变嫩,她可不想再被晒黑。无双可说了,女人的脸最怕晒大太阳了!
  娘俩继续往前走,因为百里村距离十全镇很近,再加上两人心情好脚步轻快,时间不大就到了镇上。
  “天呢,都这么多人了?他们出来的得有多早?”
  唐婉有些小吃惊,还以为自己出门够早呢,没想到也只算得上中等。这还多亏了路程近呢,那距离十里二十里的呢?简直不敢想。
  何氏白了她一眼,嫌她大惊小怪。“你以为人们都和你一样,不愁吃不愁穿,像个大小姐似的呢?庄户人家得起早贪黑为生活讨生计!”
  “……”
  唐婉不说话了,她不是大小姐,可现在过的确实不比大小姐差。附近几个村子地主家的小姐她也不是没见过。
  她知道何氏不是在怪她、讽刺她,相反语气中还暗含着对她未来生活的的深深忧虑。这样的日子终究不能过一辈子,有哪个女人是要哥嫂养一辈子的?
  好心情一下子就散去了六七分,娘俩个一边走一边看,却没有了欣赏、购物的兴致。
  “娘,你还有啥要买的吗?如果没有咱们就回去吧,这集市也没啥可逛的。”
  “那成吧,再到针线铺子买点针线,然后就回去,是没啥逛的。”
  “嗯,行!”
  娘俩说好了就往前走,记得不远处有一家针线铺子。只是没走几步,就看到有一堆人聚集在一个卖包子的摊位旁,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人们一边看热闹一边指指点点,大多数的表情都是叹息摇头,少数几个在幸灾乐祸。
  唐婉好奇,拉着何氏就走了过来。聚集的人不是很多,娘俩很容易就挤到了前边,将现场看得清楚。
  “嘶~那孩子……是咋了?”
  何氏和唐婉一起惊讶捂嘴,因为发生在她们眼前的、故事的主角竟然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孩子。
  小男孩衣衫破烂脏乱,他本人也看不清原来面目,此时的他正躺在包子摊位前面,看起来奄奄一息。
  包子摊位小哥二十几岁的年纪,一脸的无奈,可见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儿,手足无措竟不知如何是好了。
  “唉,真是可怜的娃儿啊,要不到饭要饿死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